#一八# 🍂 #清秋渐染挽西风,醉眼逢人仍叹春#

(勿上升真人)

鞭炮噼里啪啦地炸人耳朵,一群人笑眯眯地站在新店门口一起剪了彩。
齐八把金剪刀放回托盘里,又冲身边的人笑道:“等下一起吃饭,你去吗?“
张启山把手机的工作邮箱点开,滑了几下,才回道:“不行,有事要回公司。”
“真是大明星的日程啊” 齐八凑近了他身边,低头撇了眼那密密麻麻的日历安排。
张启山也不避忌,就这么大剌剌地摊开让人看,嘴里却是叹了气回说,“都不够时间休息,你都不知道我多羡慕你。”
齐八抬头看了眼张启山,眼光微动,却是翘了嘴角啧了声道:“你真是不怕我听了不高兴?”
张启山话一出口也是心头一跳,这行没道理讲,多的是郁郁不得志的失意人,这些人听了这话大约真是要记恨,可齐八么,张启山侧头看了齐八平静如常的眼神和微带笑意的嘴角,口中回他说:“你不会的。”
齐八嘴角的笑意漾了开去,染遍了眉梢眼角的清灈温软,他直起了身体离得张启山稍稍远些,才挥了手,说:“那我去吃饭了,bye bye”
张启山把手机揣进裤兜,也点头回道:“ bye bye”
齐八跟一群朋友有说有笑,一路走着去拿车。
张启山依旧站在店里,等保姆车过来。

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。

夏天就要结束了。

张启山在一片突然而来的安静里有点寥落。
手机滴滴地响。
张启山摸出来看了一眼。
【收工买个披萨,我坐一会儿就回】
披萨?不是那么简陋吧,牛排红酒好一点,索性再买点甜品,齐八喜欢的布朗尼就可以。
张启山一边琢磨,一边慢条斯理地把手机按灭。

红尘虽是寂寥,你我作伴正好。

查看全文

#一八# 🎑 #中秋美满#


今日过节。
一大老早张启山让人炖上了腻腻呼呼的猪蹄子,又拿桂花熬了甜不丝丝的糖羹,这才叫人去请让人心尖子都甜腻的齐八爷。
半天,出去的人回了来,只说八爷不在,人像是去了五爷那儿看狗,张启山不乐意,过节呢,怎么不想着来看我?我这儿猪蹄糖羹就等着甜蜜蜜呢,白瞎了可不行。咬了后槽牙,佛爷一拍大腿,我亲自出马去拉人得了。
可真到了五爷门口和门房子说闲话,才知道齐八来是来了,可又走了,说是去找解九下棋。
得,转去解家呗,可还是扑了空,这人又去看二爷排戏去了,佛爷心里直嘀咕,齐八属泥鳅的吧,这么难逮呢。
可怜大佛爷溜溜地跟着齐八的脚后跟把长沙逛了个遍,到了也没见着人,齐八最后去陆建勋那儿递了盒月饼贺节,再就不知去哪儿了。
张启山瞧着陆建勋手边那盒月饼,那叫一个气啊,这损色都有,就我没有,我,我,我这就回去把猪蹄糖羹都吃干净得了。
张启山阴着脸儿,气气哼哼往回走。
黄昏傍晚,隐隐绰绰。
快到门口,远远一人。
张启山眼睛有点热。
再走几步。
张启山心也热。
齐八看着走近眼前的人,一头举了手里的食盒子,一头笑说,“我去江南小馆买的鸭子芋艿和糟毛豆,江湖菜,风味足,一起吃了过节。”
夕阳懒照,飞霞似锦,余光映得齐八面色一片金黄,笑意缀了齐八本就柔软的眉梢眼角,眼光更是如水波澜清浅,倒真有几分温暖静好的缱绻,佛爷瞧了几眼,只觉得胸口呼呼啦啦的烧,像是起了火烧风,张启山嗯了一声,便接过食盒子,口里道,“好,一起过节”,他停了停,才又借着胸口那点火热,接着说道,“和你一起过节,真团圆,真美满”
齐八正转了身要往屋里去,听了这话,也是收了脚步,转过头来,扶了眼镜架子,冲身后的张启山问道:“有猪蹄子吃才叫美满,有吗?”说了话,却又是咧了嘴笑,酒窝摇曳,又骄又俏。
张启山忙点了头,应:“有有有,早炖上了。”
齐八知道这人确实有心,便伸手拉了人,嘴里笑道:“那是真美满真团圆了,咱俩快别在这儿杵着了,我是真饿,进去再说。“
两人这才比了肩说着话,慢慢朝里头去了。

人间天上,佳期胜赏,今夜中秋。
芳尊美酒,年年岁岁,月满高楼。

查看全文